千载朝夕

萍水相逢,幸会~

主韩叶 丧尸之变

    韩文清和叶修难得一句话不说的,坐在一起。明天是次荣耀职业圈的私下约会,碰巧受邀前,我们的霸图、兴欣的两位队长在同一个城市进行所谓的老友会面,其实主要是叶修来霸图找韩文清。
    按道理来说,此刻两人坐在同一列车上,场面应当是一个损另一个,另一个冷脸看着。但事实是,两人都眉头紧锁,一言不发,韩文清双手抱在胸前,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的烟。
    最后,叶修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那都是什么鬼东西?”
    两人坐在一排的两侧,中间隔了一条不宽的通道。韩文清并没有听清,亦或是他根本不想回答。
    两个小时前,他们给黄少天打电话,想问问聚会到了几个了。听到的,却是一些令人不适的东西。
    开始还相谈甚欢,那边一片笑声和催他俩快到的玩笑声。黄少天风格依旧的絮叨,报菜名般一一列举在场人员,还笑嘻嘻地勾住一旁张新杰的肩膀。
    “我给你们讲我给你们讲啊,韩文清韩文清,你家副队太太太难请了,我给他发了一晚上的消息他才答应啊……”
    “那是因为你再发下去,我手机的内存会受影响。”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一切如旧其乐融融,叶修甚至都能想象出众人一起堵黄少天的样子。
    突然,对话被打断。因为那边的包间外出现了一些噪音,声音太过奇怪,像是什么打斗声。
    叶修听见王杰希说“我去看看。”和推开凳子的声音。
    众人像都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说话。
   就在叶修听着王杰希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的时候,门被砰的撞开,蜂拥而至的奇怪吼叫,和众人纷纷起身的惊讶呼声。
    “王杰希!!”
    “你们……你们!啊!!”
    “跑啊!!”
    “啊!!”
    ……
    叶修拿着手机惊呆了,手开始颤抖,那边电话大概掉在了地上,他听见惨叫,奇怪的吼声,和渐渐多起来的吼声,其中不乏熟悉的音调。
    自然,旁边的韩文清,也听得一清二楚。
    叶修知道电话那头渐渐没了声音,才抖着手挂了电话。
    所以那是什么,两人都不说,或者说不敢说,他们更想把这当做一个恶作剧。
    他们车间人不多,韩文清和叶修身边都没人。叶修叼着烟,缓缓起身走到韩文清那边。
    “老韩……让个地。”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把叶修让进了里座。
   “你觉得那边咋了?”
    韩文清还是不说话。
    叶修有点绷不住了。
    “老韩你说句话啊!”
    韩文清微微偏头,静看着他。
    “你……”叶修很难从韩文清的眼神里看到这种情绪,像 是在做一种艰难的决定,然后他说。
    “还有三十分钟,我们就到了……”

  听说,变成丧尸的人都很痛苦。
  叶修隔着玻璃看着他。
  听说,丧尸是不会有意识的。
  叶修望着玻璃门那边血肉模糊的背影。
  听说……老韩不会喜欢任何人。
  叶修还是叼着烟。
  可是明明我听见他说,他喜欢我,对吧。烟灰落地。

   三十分钟前,他们到了站。车上的人并不知道那发生 了什么,只是在与那里的亲人朋友联系,却没有人回应。
   当人们发现,那已经被丧尸感染的时候,显然来不及了。
  急急慌慌的关门,依旧迎来了丧尸的攻击,他们狂躁,他们吼叫,他们扭曲的面貌,已经不能被称作是,人。
  最终,那些丧尸还是从各个地方挤了进来。
  越来越多的人被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躺在地上扭曲,然后站起身,一口咬在旁边人的身上。
  叶修和韩文清开始身边还有些人,大家就一路抄些东西开始反击。老韩身体好,一拳一个,从头到尾都是沉默的。
   叶修没多想,他只是拿了长钢管,见一个轮一个。等到他们对到最中间的车厢,却是被两面夹击。
丧尸实在太多,他们马上冲进车厢的时候,丧尸已经赶过来了。叶修韩文清本来就比其他人的车厢靠后,所以在这群人里也是断后的角色。叶修眼看自己要被追上,真准备推韩文清一把。心里还嘲讽,人的嘲讽技能太强,连自己都不放过。
    “还不是放心不下……”就在他已经认命的一瞬间,韩文清回头了。
    还是很平静。
    他转身,拽住叶修,不管他诧异的眼神,凑到他耳边喃语,然后一把把他扔进车厢,反手关上了门。
    他背对着叶修,叶修隔着那道玻璃门,眼睁睁看着韩文清被那些怪物,撕的血肉模糊。
    他使劲捶打着门
   “老韩!!韩文清!!韩文清!!韩文清你干什么!!”
    然后老韩倒下了,等他再站起来,身上都是伤口,不断淌着血。
    他的确变成了那些怪物,但他却没有转身。
    叶修点了烟,靠在玻璃上,就好像靠在老韩的背上一样。
    “老韩,我喜欢你。”
  抖了一下手,烟灰落在了地上。

这是我看完釜山行的小脑洞

情人节快乐,各种cp主也青

我晓得传统,今天发糖。新人瑟瑟发抖_(:з」∠)_

微信群:异人乱不乱,我们说的算

                      2.14  00:29
宝儿姐家的奴隶:    各位各位!!谁看老王
                             朋友圈了!!

宝儿姐家的奴隶: 。。。。

宝儿姐家的奴隶:    没人?

宝儿姐家的奴隶:    不应该啊,今天这日
                            子竟然没人熬夜??

宝儿姐家的奴隶:   得,睡醒了赶紧去看朋
                           圈啊!真的,劲爆……

                       2.14  06:30
天师府张灵玉:。。。。

                       2.14  07:01
我是个穷道士:   呦,灵玉真人起这么早啊
                          @天师府张灵玉

天师府张灵玉:   王兄客气,鄙人只是起来
                        做早课罢了。王兄起来这么
                        早是……

我是个穷道士:   遛弯,顺便买早点。

宝儿姐家的奴隶:  小师叔!!快看他朋友
                           圈!!

我是个穷道士:   老张。。。皮痒了?

宝儿姐家的奴隶:  额。。。

天师府张灵玉:  ???

天师府张之维:  楚岚,这是什么情况。不
                        讲于老朽听听?

天师府张灵玉:!!!师父!!!

我是个穷道士:老天师?!您怎么还跟这凑
                        热闹?

宝儿姐家的奴隶:  师爷早~(。ò ∀ ó。)

我是个穷道士:  。。。(눈_눈)

宝儿姐家的奴隶:  我师爷让说的啊,也总
                           别生气(*`・з・)ムッ

我是个穷道士:  。。。我不能当着长辈的
                        面爆粗。

宝儿姐家的奴隶:  王也道长昨天晚上发的
                          朋友圈,有图有真相,啊不
                          ,今天零点发的。

宝儿姐家的奴隶:  王也道长说,今天情人
                           节,所以他今天和老青打
                           架……听好啊,听好,只用
                           太极!

宝儿姐家的奴隶:  今天各位帮忙盯着啊,
                            也总敢赖就请客吃饭!!

冯宝宝:   那个牛鼻子,你怕是要残废喽。
              (●—●)

天师府张之维:哈哈,年轻人就是有活力。

哪都通徐三:  可以啊楚岚,有胆量。

社会你四哥:  哈哈楚岚,你是不是想吃土
                    土了?

宝儿姐家的奴隶:  @社会你四哥  那看一
                            次也总吃瘪也是划算的。

我是个穷道士: 呵,张楚岚,咱走着瞧啊

宝儿姐家的奴隶:。。。我怎么有种不好的
                           预感(눈_눈)

                       2.14   11:56
我哥是我的:  牛鼻子!!!!你出来!!

天下会小星星:  小白这是怎么了?

天下会大小姐:  呦,弟媳妇,这是怎么了

我是个独立的青年:  是啊,弟媳妇,咋了

陆家最棒:我真不想理上面两个家伙

玲珑女神最棒:女神٩(๑òωó๑)۶!!不理他
                        们!理我!!

宝儿姐家的奴隶:@我哥是我的  小白,怎
                            怎么了?

我哥是我的: 张大哥,我哥到现在都不接
                    电话,昨天晚上还给我说他在
                    王也家。(ಥ_ಥ)

宝儿姐家的奴隶:别急啊@我是个穷道士

天下会小星星:@我是个穷道士

天下会大小姐:@我是个穷道士

我是个独立的青年:@我是个穷道士

陆家最棒:@我是个穷道士

玲珑女神最棒:@我是个穷道士

冯宝宝:@我是个穷道士

哪都通徐三:@我是个穷道士

社会你四哥:!!你们都没抓住重点吗?!

宝儿姐家的奴隶:四哥?什么重点?

社会你四哥:。。。。

我是个穷道士:哇。。你们这是干嘛?

我哥是我的:牛鼻子!!我哥呢!!

我是个穷道士:呦!小白?怎么了?

我哥是我的:你把我哥怎么了!他不接我
                    电话!!

天下会小星星:王道长,好歹让人家见下
                       哥哥吧……

天下会大小姐:嗯,没错。

我是个独立的青年:嗯,莫马达!(陕西话:没毛病)

我是个穷道士:……我也想啊

我哥是我的:??

我是个穷道士:可你哥现在下不了床啊。

我哥是我的:为什么?

天下会小星星:!!!

天下会大小姐:!!!!

我是个独立的青年:!!!!!

哪都通徐三:!!!!!!!

陆家最棒:!!!!!!!!!

玲珑女神最棒:!!!!!!!!

冯宝宝:(●—●)?

社会你四哥:……我说什么

宝儿姐家的奴隶:好你个王也!!!你耍诈

我是个穷道士:我耍什么诈了?

宝儿姐家的奴隶:你,你你,你你你……

我是个穷道士:我今天什么也没干啊

社会你四哥:是是是,你不是今天干的……

我哥是我的:??你们在说什么?

天下会小星星:……没事小白

宝儿姐家的奴隶:……别问了小白,再问就
                           儿不宜了……
                       

各种,你们懂得(ಡωಡ)

           
                     

【一人之下各种cp向】你们敢打大区负责人系列

‌四哥的作死日常1

你们敢打大区负责人……额,好胆量

我这儿什么cp都可能有(๑>؂<๑)

  ①  徐四在茶余饭后总会去张楚岚这群小一辈的聚会场所转转。
  
  推门进去,入眼就是王也被诸葛青从后面捂着眼睛咬耳朵。

  徐四:(●—●)!!!!

  也总:→_→

  诸葛青:“徐四前辈~今天怎么有空来这?”

  徐四:(ಡωಡ) “没事儿,没事儿,打扰了啊,我来找楚岚,你们继续继续……”

…………

  张楚岚带着冯宝宝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什么声都有。

  惨叫啊,打斗啊,桌子椅子啊,啊当然,这都不重要……

  拍着宝儿姐就走。

  “宝儿姐,咱们别进去参和了,再赔钱的时候算上咱们就不好了(ಡωಡ) ”

②  徐四苦着脸向徐三哭诉

  “你说说……现在这年轻人怎么下手都不知轻重啊”( ̄ε(# ̄)

  徐三推了一下眼镜:“哦,我就说你不要没事去招惹他们……”

  碧莲不合时宜的开门进来

  “三哥!我给你说,刚刚四哥……!!!四哥,你你你怎么在?”

  “我怎么在这儿?喝,好小子……”

  徐四肿着脸瞪张楚岚:“你刚是不是在门外听见那俩人打我转身就走了?!”

  张楚岚瞟了一眼徐四拿起酒瓶子的右手:“哪能啊四哥……”

  据目击者口述,哪都通仓库二楼的窗口飞出一道金光,煞是好看(。・ω・。)ノ♡

③  在诸位还打情骂俏的交流感情时,贾正亮还在带着风莎燕转西安并迷路……

  风莎燕: “你到底是不是陕西人……”来自外地人对临时导游的嘲笑。

   贾正亮:“不是,我一直在村子里,自己也没来过几次好吧!”☄ฺ(◣д◢)☄ฺ

  风莎燕:(눈_눈)“小伙子……你信不信我把你打的你妈妈都认不出来……”

  贾正亮:ヘ(_ _ヘ)“对不起……我的锅。”

  然后小亮带着莎燕去看电影,其实他全程在给贾母打call……

  贾正亮:“妈,é给你shè,不sì,你听è sheǐ完,è mó有被绑jiā……”
  
  风莎燕: ( ̄ε(# ̄)☆╰╮o( ̄▽ ̄///)

未完待续_(:з」∠)_
各种cp都可以有,主要看脑洞(其实主要是我想欺负四哥……)

 

【也青】戏子无情

民国风,军阀也和戏子青,我把上一篇和上上一篇的链接发在评论里。(๑>؂<๑)

戏子无情3

  王也此时算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吧,反正有些神志不清。他分不清诸葛青是人是鬼了,梦里的场景总与五年前的画面叠在一起,那个狡黠的诸葛青,那个戎装的诸葛青,那个西装革履的诸葛青……以及登台开腔的诸葛青。
 
  那张脸即使在梦里也看的格外清楚,你甚至可以分辨出他嘴角的笑,从傲气,到无奈,到冷淡,让王也感觉他和今天的诸葛青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画面一转,又是城楼上那个在他怀里半死不活的诸葛青。
  
  哪怕他当时叫一句疼呢,哪怕抽一下气,王也都不会那么慌张吧。最叫人害怕的就是过分的安静,好似一记猛拳,却落在轻飘飘的棉花上。
  
  画面,片段,过往种种在王也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刺激的他清醒得很。
 
  这算噩梦吧,王也想。

  “少爷!少爷!”

  王也像半条魂被人硬生生扯回来,挣扎着起身。脑袋像被人劈成了两半,半天缓不过劲来。

  “啧……”好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勉强睁开眼,认出正在自己门口争吵的两人。

  管家和……梨园老板。

  “少爷!这位不听我说啊,硬说有要事就往里闯啊,拉都拉不住……”管家有些气急败坏的扯着梨园老板。

  “不是三爷,您,您听我说……您叫留意的那位叫人给,给带走了……”中年男人大口喘着气,明显是跑过来的。

  散发遮住了王也大半张脸,看不出表情。

  “谁?”一个字,简单明了,意图也很明显。
 
  梨园老板咽了口唾沫:“王……王蔼大帅的重孙,王并小少爷……”

  王并的宅里,这小少爷浑身酒气,诸葛青瞅着他那迷迷糊糊的样子,暗笑一声。要不是这小子拿枪指着白,他会跟着来这儿?笑话……

  说是把诸葛青带走了,倒不如说是诸葛青把他半拖着扔回了家。这地方诸葛青来过,被老板逼着来这儿唱过堂会。

  斜眼看见王并一副准备冲过来扒他衣服的样子,几乎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在王并整个人要压在他身上的一瞬间,诸葛青抬手撑住了他,左手不经意似的扣住了他装手枪的皮套。凑到王并耳边说话,语气还是带着笑的。

  “这东西挨上可不好受啊,王公子以后还是少拿它指着人比较好……”

  王并刚想张口就让诸葛青伸到颈后的右手给拍晕了,顺手往床上一推。动作流畅自然,那个醉鬼就像烂泥一样摊在床上。

  这小子够沉的,一路拽回来费了他不少力气,背上都出了汗。

  刚想解开扣子喘口气就被突然打开的门吓得停了手,正思索着怎么办,入眼却是王也的脸。

  两人都没说话,诸葛青借着夜色从王也脸上看出了尴尬。回头看了看,的确,这场景和他的停在领口的手,活像自己在爬纨绔的床。依着王也五年前的性子,这会没有撂下一句“你们继续”然后扭头就走,已经是很勉强了……

  干笑了两声

  “……王也”

  诸葛青一向戏很足,语气里该有的久别重逢,该有的惊讶错愕,他觉得他都给的挺到位。

  王也没说话,他本是怕麻烦,一个人从墙上翻进来的,想着把王并收拾了再带诸葛青回自己那儿。

但眼前这场景也未免太让他省事,除了让他又多了些火气,他的工作好像就只剩下把诸葛青拉回他家。

  两人都没再出声,王也把诸葛青拖着就走,等到了街上,诸葛青终于想起来他该反抗一下。

  “老王,诶,王也……你干嘛?”

  “回我家”

  “不去……”

  “揍你信不信?”

  诸葛青不说话了,闷头跟着走。过了一会儿,王也回头见了他大敞的衣口停了脚步,抬手帮他系扣子。

  “……白怎么办?”诸葛青弱弱地问了一句

  “我已经叫人去接过去了。”

  “哦……”

  有些事躲不得,王也可算明白过来,越躲是非越多。

  这之后的几天时间,诸葛家两兄弟在王也的宅子里彻底落了脚,就是诸葛青每每想出门都会被王也连骗带打的拉回去。

  “少来啊,我还不知道您,想回去唱戏?门儿都没得。”

  诸葛青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伸手挑了一下王三爷的下巴,像个猫探了下爪子。

  “你是不是会算卦啊,道长?”

  不对,王也笑着扣住他白细的手腕。

  是狐狸才对……

“少拿您对付姑娘的手段应付我。”

  诸葛青马上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我又没有对付男人的手段……”

  明显感觉出那只手顿了一下,像触到了什么开关,王也连表情都僵了。

  诸葛青皱着眉,半天说出两个字

  “王也……”两个字也是五味杂陈。

  好巧不巧,王也那些个狐朋狗友来了。刚进门就见两人一副随时干架的样子。

  “呦……老王,这……”

未完待续啊_(:з」∠)_

这个结局是不好的,嗯……所以不要打我✺◟(∗❛ัᴗ❛ั∗)◞✺

有错误还望指出(ง •̀_•́)ง
 

 

【也青/禾玉/宝岚】一人之下小段子

  当你在你对象身上发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痕迹时,你会怎么办?(其实是伪造的~)
宝岚/也青/禾玉

禾玉

张灵玉:“你干嘛……”(冷脸)

  夏禾:“诶呀~”(贴在小师叔身上,故意露出锁骨上的痕迹)

张灵玉:“别蹭我这么近!!”(看见了,但完全没明白)

  夏禾:(一直盯着看)

  张灵玉:“……干嘛”

  夏禾:(实在无可奈何)(ノ=Д=)ノ┻━┻“我昨天跟别的男人**了!!”

  张灵玉:!!!!!

(然后把夏姐姐暴打了,最后知道自己被耍了还脸红着扭头就走≥﹏≤)

宝岚

  张楚岚:“宝儿姐!!你脖子上的是什么!!?”(震惊,并扒着衣领看。)

宝儿姐:“你说这个噻?(●—●)这是徐四弄的……”(话没说完,张楚岚已经开了金光冲出去。)

张楚岚:“去你*的徐四!!(ノ=Д=)ノ┻━┻早知道你对宝儿姐图谋不轨!!看我今天不拿雷法把你……”(没了人影)

  宝儿姐:(缓缓道出)“……说si要逗你们几个玩一下子……”

  也青

  王也:(被诸葛青从被窝里拽醒,一脸我是谁?我在哪?这家伙是谁?)“诶呦喂……这一大早的……您这是要干嘛啊?(눈_눈)”

  诸葛青:(笑嘻嘻看着老王,还故意穿了件低领的卫衣)“早啊~老王~( ̄▽ ̄~)~”

  王也:(马上发现了重点,脸色越来越阴沉)

  诸葛青:(在土河车的边缘试探)“怎么了?老王?”
 
  王也:“乱金柝!”(翻身把老青压在身下,看不清表情。)

  诸葛青:完了,玩大了……⊙﹏⊙(吓得睁开了眼)

  一阵沉默……
 
  王也突然坐正,诸葛青一愣。连忙起身看那人脸色。

  只见老王淡淡回头

  王也:“才反应过来,你小子一件衣服一星期不会穿两遍……你把这件唯一的低领从洗衣筐里捞出来就是故意给我看你脖子上那几个红印子是吧!?”
 
  诸葛青:“额……这个”(感觉气氛不对,笑容渐渐凝固)

  王也:(开始坏笑,诸葛青闻到了土河车的味道)“说吧孙贼,找谁帮你弄的?!”

  诸葛青:“别吧老王……出卖前辈是不对的……”

………………

哪都通办公室

  徐四一个人死死抵着办公室的门,那可怜的小木板正同时承受着……

  阳五雷、阴五雷、土河车……(也总招式太多可忽略)

  徐三很冷静地看热闹:“叫你作死……”

  徐四:“这不是……想和年轻人多,多过过招吗……”


随便的小脑洞,因为我一直觉得四哥不是个正经人,而且是很皮的那种

【也青】戏子无情

军阀也和戏子青,看上一篇请点头像后翻找~

戏子无情2
   
    台上的那个苏三,穿着碧蓝的戏装,眼角描了红。诸葛青本就生的好看,上了妆就更显出姿色了。王也此刻仅存的理智都被那张艳抹的脸勾去了。

    散了戏,王也别了同伴要去后台时,那几位满脸都是恍然大悟几个字。他还没能明白的品清楚那几个的表情,一抬脚进去,就全明白了……

   几个才下来的角儿被一些富家子弟搂着,其中不乏一些高官。王也看着那些戏子眼中的逢迎和无奈,以及那些人不安分的手,心里顿时一阵恶心。

   他到不是对好男色的人起什么偏见,只是觉得那些人的心真脏。

    他明白事以后就听见过这样的说法,那些人不是好这口,就是图新鲜,毕竟伶人下贱,给几个钱就能让你乐呵乐呵……
 
     王也从前没听明白的,现下全明白了。又猛忆起方才听戏时几个纨绔看诸葛青的眼神,心里不停叫着不好。

     想进去,可又不敢。那个小祖宗可是曾经的天骄,如今成了下贱的伶人,如果见了他王也,那是怎样一副尴尬的场面啊……
 
    王也这个纠结啊,徘徊左右,不敢去见,又不想见诸葛青叫人欺凌。想了想,取了折中的办法。

    叫来梨园老板,说是好声照顾今天台上扮苏三的,没敢说名子,万一诸葛青为了躲着仇家的追杀用的假名呢。老板问是王三少爷的什么人,他也只说是故人,给了老板一张支票就走了。

    而诸葛青卸了妆站在二楼的暗角看的清清楚楚,见王也走了,就回了自己的厢房。

    屋外吵闹的紧,他依旧合衣睡了。平躺在床上出神。过一会儿,抬手抚上胸口,摸着一道手枪留下的伤疤笑了。对着刚进门的弟弟哼道:

    “白,今天见到了一位老朋友。不过,我好像把他吓着了……”

     诸葛白没回答,而是合了门,贴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看上去有些慌乱。

    “哥哥,那个无赖又来了……”

    床上的人无可奈何地眯着眼,正准备扣好衬衣起床,门就被撞开。

    一股酒气蛮横地散进来,公子哥样的青年浑身透着一股痞气。看着就是喝大了,叫唤着把诸葛白推开。

   “起开!小孩儿!”抬头看到衬衣半开的诸葛青,脸上露出叫人作恶的神色,挑着眉就走过来,后面跟着声都不敢吭一下的老板。

   诸葛青伸手一边系扣子,一边抬头不慌不忙地看着酒气熏天的男人。

    诸葛白有些生气了,心里骂着这混小子王并,仗着自己太爷是大帅,在这儿不要脸耍混蛋。估量着自己几拳能把这孙子打的他奶奶都不认识,压着火站在门口。

    诸葛青就显得淡定多了,一点儿动手打人的意思都没露出来。

   “青小哥……还,还记得我,我吗?”王并那样子,明显都要喝断片儿了,还不忘盯着诸葛青半开的衣口。

    诸葛青站起来勉强笑笑。

    “王公子是贵人,我怎么能忘呢?”

未完待续_(:з」∠)_,如有错误,还请不吝赐教

【也青】戏子无情

民国风,军阀也和戏子青

戏子无情1

    王也抬脚进了戏园子,和一群军官世家的纨绔。自然是不情不愿的,他向来不大喜欢热闹,但又碍着父辈积下来的面子,半拖半拽着从自己宅子给拉来。
 
    小哥样的人托着茶壶鞠躬“三爷”。他点点头,算应了。

     从落了座,到角儿登了台,王也一直提不起神来,也就跟着叫好的人鼓鼓掌,已经很给哥几个面子了,右手搓着茶盏,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里面的龙井叶子发呆。

     “苏三,离了……”一口柔远的腔刚开,惊的王也从座上站了起来,像什么轰的在脑子里炸开。亏的在二楼,没引起什么响动,几个公子哥都被吓了一跳,拍了拍他。

    “这是怎么的了?老王?”

     王也惊魂未定,抖着的手打翻了青花的茶盏。白瓷落地,声音埋没在起哄的人声里。

     这一嗓子,太熟了,五年过去,他以为这个声音早被自己扔在了浙江,这辈子都不会再带回北平了。

     如今这个懒散度日的王三少爷王也,曾经很努力的想过救一个人,非常努力,为此也不惜血洗百里。从北平到浙江,一刻没敢停。炮火把整个南边炸的七零八落,没了福润水土,只剩下十里望不尽的尘土。

     王也站在这片土地上也会想,这是当年那个狐狸说的无尽风光吗?

     这时的军阀们大多挣着欲望,划着疆域,一个个头破血流,也就为了那丁点大的土地和权力。

     王也带人到的时候,正赶上一场好戏。血泼出来的夕阳染的好看,被炸的摇摇欲坠的城楼上,军官样的中年男人闭着那只瞎了的眼睛还淌着血,一手揪着对面人的领子,一手拿枪抵着那人的胸口,像个野兽一样嘶吼着什么。对面的男子是墨蓝的头发,白的让人咂舌,慢慢凑到那个瞎子耳边说话,王也心口猛地揪在一起。

     等到他奔过去登了楼,正好听到“碰”的一声,他整个人就顿住了。那声枪响,在王也脑子里转了整整三圈,回过神,入眼就是诸葛青靠在柱子上,胸口来了个窟窿,刘海上耷拉在脸上,即使血把白衬衣染了大半却安静的像睡着了一样。王也慌了,反手毙了那个瞎子,旁若无人地抱着诸葛青想做什么,一手捂住伤口,可血就像开了闸的水,怎么管也管不住,血流的他满手都是,诸葛青还是紧闭着眼睛一点儿声也不出。叫的医官还没来,王也就被人硬扯开,等到他跑回来,诸葛青就不见了。

    他拽着守卫问他们人呢,他是真的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整个胸腔里荡开。守卫颤着声说诸葛家的小少爷把他哥哥的尸体领走了,他们也不好拦着。

     打那以后,王也就觉得诸葛青是死了,那个在他怀里的安静让他极为不适,而且总觉得自己欠他些什么,他这人就是这样,什么都跟是自己的错似的。

     五年的时光,心境都在愧疚与空虚中徘徊,有时也会自嘲,亏自己还是出过家的人呢。也许就是自己的一个劫吧……

     诸葛青是王也少时出游遇到的朋友,刚见面两人就打了一场,其实就是诸葛青技痒,想找人切磋,见王也没有出手的打算,轻笑一声就先动了手。开始不分胜负,最后王也没办法,怕跟这小祖宗耗死在这儿,拿了看家的玩意儿把诸葛青赢了,诸葛青人傲,但却服了气。王也还记得自己被那人的追求者们撵的上气不接下气,可那个白净的少年却在一旁取笑。王也一点儿怪他的意思都提不起来,因为那只狐狸笑得着实好看,分明就是江南烟雨,细雨暖阳,即使狡黠也很讨人喜欢。

    不打不相识,以后两人时常相约游山玩水,也算转了大半个中国,南北西东,花样玩尽。王也理解诸葛青的负担,诸葛青明白王也的气性。之后军阀割据,一个王家三少爷,一个诸葛家少家主,对身份只字未瞒的两人心里清楚,分开的结果也是必然,但一直没断书信上的来往。在信中,诸葛青会嘲笑王也,说王小少爷长得也是端正英朗的,怎么连个未婚妻都没有。王也就会在心里笑他,你这狐狸不也一样?长了一张桃花似的脸,就不信你没被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给名门闺秀。

     诸葛青算得上王也唯一的知己,王也也算得上诸葛青少有的朋友。但人死了,王也连尸首都没能多看上两眼。量它这么大个中国,竟然连一个让王也有归属感的人都没有。

     诸葛青死了,还呆在这儿自然没了什么意义。在浙江收拾了残局就直接回了北平,此后与公子哥混迹酒会歌楼,对父亲的期望避之不谈,退掉一桩又一桩婚事,今个儿,又在梨园戏台这最不适于重逢的地方,碰到了死而复生的诸葛青。

    台上的青衣苏三,带着枷锁,垂辫低眉,哼着娇顺的嗓子,诉着别人的悲情。

     楼上的戎装公子,揣着愧疚,凝眉远观,想着分别的过往,叹着可笑的重逢。

   对梨园不了解,言语不周之处还望指教~
    未完待续_(:з」∠)_

写给一千八百年的距离

  我今生最大的爱意,莫过于用了五年的红尘,硬生生把我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也许是自己愿意,和你接受同样的结局……